陆海燕:【癌症学习·健康实践 (56)】”老” 和 “病” 对年长者的撞击

 

冯以量《把爱带回家》和谐理癌版 ∼ 随手记(完结篇)

◆ 如何接受【老】和【病】
∼∼对家中【年长者】和家人的【撞击】
◆ 如何看待家庭系统中【关系】的【平衡】

爱会以不同形式在流动💕
学会看见爱,把爱带回家

 

 

【家庭凋塑2 ◉ 现场演绎版】问答篇

以下的分享都是以当时现场的【问答环节】,在以量带领的【家庭雕塑】模拟剧情的人物和身份做说明,以便带出相关的具体内容和提示。就像以量常常提醒演员的:“不必担心,你只是暂时饰演这个身份,不是真实的,一切都是假的。”
__________________

◆ 家庭成员(现场家庭凋塑):
1、爸爸
2、妈妈
3、大女儿子
4、二儿子
5、椅子:代表【权力】
__________________

冯以量的【和谐理癌版 • 把爱带回家】问答环节

↪️ ↪️ 【问题一】:家中年长的长辈,【突然间】变得什么事情都不动,觉得自己有病,家人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和帮助他?
.

【以量的带领和分享】:

——先确定自己要成为哪一个角色,然后让自己在对的位置给予适当的协助。

——对于一些70、80多岁年长的长辈,家人看见长辈的身体状况【突然间】虚弱下来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其实,在他(这位长辈)的心里,是没有所谓的【突然间】,其实是有一个【铺排】的过程。可是那个【铺排】的过程他不会告诉你,他也没有办法告诉你。

——所以,当他自己感觉到有那么一点点东西来了,他知道海啸要来了,他就开始了世间讲的所谓的【忧郁症】啊,什么什么的。我们先不要用这些所谓的医学的概念来判断他。

——因为在【生、老、病、死】中,其中【老】跟【病】这两个东西一定会【撞击】他的生命。所以他突然间会总是感觉【我快要走了】。

——他就会开始慢慢的失去他对社交的一些连结。慢慢的只剩下他自己跟家人,呆在他自己的家里。所有的动物都是这样,不只是人。

——所以家人不要期待他可以像你这样活跃在日常的社交活动中,比如看电影,吃美食等等。因为这一切对他来说,都已经OK了。他其实就只想要待在家里。

——这是一个很深的【存在】课题。

——所以家人要先决定自己要做哪一个【角色】。如果你要做【关怀者】,而你又不是【第一圈】的人,那你就在【第二圈】做个【关怀者】。那你就没有这么痛苦。

——我们每一个人都会给我们自己一个理想的角色,把自己当做好像是Super Women之类的角色,我们不需要这样。

——当我们把我们自己对他的期待放低很多之后,就会发现,对方有会比较好过些。因为他自己会觉得不好过,因为他会觉得他会让你失望。你对他没有这么高的期待,他就不会给你这么大的失望。

——当我们要做陪伴者,首先要先确定知道自己要做哪一个角色:关怀者、决策者、执行者、照顾者。

——就好象在第一个【癌友家庭雕塑】中50岁的爸爸,他已经知道他是无法做到那个【关怀者】的角色,因为关怀者的角色已经给他女儿拿走了。所以他还有的【功能】就是【我要做一个决策者】,我要照顾每一个人。

——所以一个家庭不是只需要【关怀者】,家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【功能】和【角色】。并不是那个【关怀者】最厉害,那个在厨房每天一直在炒菜做饭的【照顾者】也很重要,那个每天出去做工赚钱的也很重要,虽然他不会说一些很好听的话,但他的角色也很重要。
.
__________________

.
↪️ ↪️ 【问题二】:学员问,生存有真假之分,该如何在【真】和【假】之间做个【平衡】?
.

【以量的带领和分享】:

——在一个家庭中,【关系的平衡】是很【主观】的。

——在一个【系统】里头很难找到一个和谐的状况,很难让每个人都觉得【平衡】。

——所以在我的演讲里,不会告诉你朝着一个【完美的】方向去,因为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那个完美的方向。

——不过如果自己想要的话可以尽量去做,因为人的本性多多少少有一些劣根性。我个人的解读是,我们大部分人,如果很重视我们的家庭,其实都不会害我们的家庭。

——在【第2个家庭雕塑】中,儿子选择在妈妈的身边蹲下,你觉得儿子是要伤害爸爸吗?不是。儿子只是因为觉得妈妈很可怜。女儿的手指向爸爸,你觉得女儿真的这么讨厌爸爸吗?可能,或许女儿会讨厌爸爸,但是刚开始的时候,女儿只是想要帮妈妈。

——学员问:这是爸爸和妈妈2个人的事,能不能不要干涉儿女及家人那么多人?就让他们2个人自己解决?

——以量答:能。除非是这个妈妈自己站起来,这个妈妈跑过去跟这两个儿女说:“姐姐、弟弟,这是爸爸和妈妈两个人的事,你们去玩耍,你们不要管这么多。”

——可是,你可以左右姐姐和弟弟的想法吗?你不可以。因为孩子看得到妈妈流眼泪,看得到爸爸打妈妈。

——所以,只要是在一个【系统】里面,很多时候是【人在江湖身不由己】。可是,这就是【爱】啊。

——为什么这样说?我曾经照顾很多临终病人的老夫老妻。其中一位老公公,突然间去世。他们是夫妻吵架四五十年的那种婚姻关系。老公公去世时,老婆婆抱着老公公哭着说:“你走了之后,谁跟我吵架啊?”老公公的40多岁的大女儿看着这个场面,突然盖着嘴大哭,她说:“原来我的爸爸妈妈是恩爱的!”所以,这就是爱。

我的分享到这里结束。谢谢大家。
.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↪️ ↪️ ↪️ ↪️

【课后随手记/结语】:

如何看待家庭关系,如何解读家庭关系,如何活在家庭关系中,就要看看自己如何去看待和表达自己心中的爱,如何看见和接受对方的爱,因为每个人对爱的表达和解读不一样,但是并不代表那不是爱。在很多时候,牵手是爱,放手也是爱,就看从哪个角度、哪个立场、哪个层面来看待和解读,看看自己和对方如何去面对和接受。

因为【系统】的【复杂性】必然存在,所以【家庭关怀】的课题是一辈子的功课,没有完结篇。学习的目的,只不过是在学习【看见】其中的微妙之处后,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做一些适当的调整,让自己,让对方,都可以比较【轻松】。
.

康复旅程,【轻松】同行,正是行走【和谐理癌】康复长途之道。

「癌症」是一个让人们重新学习看待生命的过程。癌症的出现,是提醒人们及时对生活和生命重新反省。在治疗和康复的长途中,有机会重新调整生活,甚至一个转念就可以重获新生命,看见一个全新的自己。

人终有一死,即使是死亡,也是另一个形式的重生。勇敢活出新生命,同时也坦然接受死亡,不以「生」「死」论英雄,接受并敬重每一个生命之所以存在和离开的意义和价值。

感谢以量非常用心细心的带领、引导和提示,感谢现场每一位的参与、示范、提问、分享和呈现,让全场参与者都带着或开心或无奈的笑声或笑容,以及对爱的重新看见和理解,【安心回家】。♥

2019年度和谐理癌课程在以量带领的《把爱带回家》的笑声中,圆满完成。感恩每一位的参与,一起成就了此堂旅程。

无限感恩。无限祝福。无条件。

照片:2019.05.05.冯以量《把爱带回家》和谐理癌课程/随手拍
文字:2019.05.07.陆海燕随手记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