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海燕:【癌症学习·健康实践(54)】冯以量《把爱带回家》2019和谐理癌版本

冯以量《把爱带回家》2019和谐理癌版 ~~ 陆海燕随手记(之2)

从【和谐理癌】的视角呈现
冯以量《把爱带回家》特别版本

以癌友为中心点,
以家人和照顾者为关爱的圈圈。
在陪伴的过程中,
以人为本,以爱为方,
以病症为师,以疗愈为道。

* * *

2019年5月5日,来到【和谐理癌课程-2019】的最后一堂课,由冯以量硕士带领的《把爱带回家》,这几乎是每一届学员都最期待的一堂课。是因为讲师在生命教育课题拥有资深丰富经验的影响力,是主题带出的吸引力,是独特呈现方式的感染力,也是生命教育课题对心灵有着一份无形的感召力。因为这份独特的吸引力,让有同学们从前3堂课对身体、生活层面的学习开始,走到了后3堂课比较深入的身心灵层面。

以量在【临终关怀】方面拥有资深丰富的经验,曾经在新加坡连续6年,每天至少陪伴4-8个临终病人,其中有60-70%是癌症病人,每个月大概陪伴80多个癌症病人,已经陪伴过超过1000个临终病人。

在课程的前一天晚上,以量考虑到这个课程的名称是【和谐理癌】,内容应该要跟“癌症”有关系,临时调整《把爱带回家》的内容,于是我们非常荣幸地有了以量的【把爱带回家 • 和谐理癌版本】首演。课程结束后,以量告诉我,这个版本的内容他还没带过,这是第一次,但直觉告诉他这是可行的。

以量在现场告诉大家,在【家庭雕塑】的环节,他会请一位学员临时做“癌友”的角色。以量说:“因为我今天不要讲平时在演讲里讲的《把爱带回家》的内容,我要讲”有癌症家人“的内容。

课程结束后,以前曾经看过以量的《把爱带回家》的朋友都有惊喜的感觉,觉得在这个【以癌症为主题】的呈现,整个主轴和内容都太贴切、太准确了。而且3个小时的内容非常丰富,全都是学习的精髓。实实在在地说到了在场的癌友和家人的心里,其实也说到了我们作为助人工作者的心里去。其中包含了“关怀者”、“决策者”、“执行者”、“照顾者”四个身份的相关学习内容,所以在场的每一位都收获良多。

为了方便自己和朋友们随时参考和学习,这里把以量在现场分享和教导的内容都尽量详细地记录下来。篇幅有点长,因为每个层面的内容都息息相关。

在此先在这里特别感谢以量的用心,这个【和谐理癌版的《把爱带回家》】希望可以继续走下去。因为以量拥有非常丰富的癌症病人陪伴经验,才能够带出如此真实的相关细节。因为以量有资深的辅导与谘商专业经验,以及20年来通过《把爱带回家》家庭雕塑中对家庭关系的深入了解,所以他可以把【与癌症及癌症家庭相关】的内容带的如此的专业、精准到位。

毕竟,癌症与医疗及生命、生死相关,份量自然就比较重,信任度的建立和需求也就比较高了。

再次感谢以量的诚意支持、鼓励和指教,东保【和谐理癌 • 生命关怀】的服务及教育工作会继续努力提升和发展,让更多有缘人受益,共同打造身心健康的社会。

(2019.05.07.陆海燕随手记/和谐理癌课程之 • 把爱带回家)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以下是冯以量硕士在课堂中的带领和分享内容精选:

【癌友家庭凋塑 ◉ 现场演绎版】

以下的分享都是以当时现场以量带领的【家庭雕塑】模拟剧情的人物和身份做说明,以便带出相关的具体内容和提示。就像以量常常提醒演员的:“不必担心,你只是暂时饰演这个癌友的身份,不是真实的,一切都是假的。”
__________________

◆ 癌友家庭成员(现场家庭凋塑):
1、癌友 (女,40岁,第2期乳癌)
2、丈夫 (50岁)
3、大儿子 (15岁)
4、二女儿 (15岁,双胞胎)
5、家婆 (80岁)
6、女佣 (30岁,菲利宾人)
7、看不见的【线和圈】:代表【关系】
8、椅子:代表【权力】
9、盒子:代表【责任】
__________________

 

↪️ (A)【癌友家庭雕塑】带出 4 个看不到的东西:关系、权力、责任、生存

——所谓看不到的东西,可是它又重要存在着。它存在着在一个家庭里面,你要学懂看这4样东西。你人生的痛苦就继续没有减少,不过比较轻松一点。因为痛苦不会减少的,痛苦永远都会在,可是你会看得比较清楚。

 

↪️ (一)关系:远近之分——关系产生了:关怀者(病情告知,心情抚慰)

↪️1.1 【关系圈】

——“关系”分内圈、外圈。

——内圈:内圈大多数情况下是由家人组成,这个家是他们共同创造出来的。在文化的角度看,家人是比较亲密的。

——外圈:比如家婆、女佣。
——第三个圈:社区、邻居等。
——朋友也有可能在内圈,比如闺蜜。

——在我的头脑的画面,圈里面有一个中心点,中心点外面有2个圈。

——要去了解这个癌友怎样定义自己的内圈和外圈,或第一圈、第二圈、第三圈的关系。

——当你想要去帮助别人的时候,或者是自己成为癌症病人的时候,你要知道自己是在哪一圈。

——如果你不在那个圈,就不要这么多事。
.

——华人文化常说,要多帮人,当我们有这些所谓良好的美德的时候,我们会觉得帮助这个癌友解决他的问题好像变成我的使命了,其实未必。他未必需要你帮忙,因为你不在那个圈。你不在第一圈,不在第二圈,你是在第三圈,甚至是第四圈。
.

——可是第三圈的人,可能要问你自己,如果我真的想要帮忙,我要帮忙谁呢?你不要直接去帮助那个中心点,你可以去帮助那些第一圈或第二圈的人。

——癌友是中心点,所谓的第一圈、第二圈的人,是由“中心点(癌友)”自己来决定。

——但是一般的人或社工自己不知道,就凭着一般的社会概念把他们放进来。

* * *

↪️1.2. 【关系线】

——我们所谓的关系线是可长可短,可近可远,关系是远近之分。有些关系是靠近的,有些关系是很远的。

——当我们说【关系】的时候,不是说人与人实际上的距离(is not about physical distance)。不是说每天跟谁在一起就很亲密,而是说【心里面的关系】。

——比如,癌友对女佣的关系,我要女佣照顾我,但是我又不想让女佣知道我这么多事情,我没有打算要跟女佣这么好。如果我要说心事,我会说给女儿听。

——在癌症病友的家庭里面,有一个角色是很重要的,我把她称为【关怀者】。这个女儿被赋予了一个角色【关怀者】。

——社工要知道一个家庭里谁是“关怀者”。当看见癌友有心事,社工可以告诉“关怀者”如何去倾听癌友的心事。

——做为社工的身份,不要直接去问癌友有什么心事。因为自己的身份说不定是属于“第四圈”。

——【关怀者】最重要的角色是【病情告知】。我们的文化,包括医生和家属都会配合跟病人讲:“安娣,你只要多休息就会好的,没问题的。”当病人不在场的时候,医生就会跟家属说:“你们家属要有心理准备……”这是我们这里很熟悉的内容。可是如果在美国,病人可以控告医生侵犯人权,因为没有向病人告知病情。

——所以,如果要告知病情,最好的人选是癌友最信任的“关怀者”。

——但是如果是一个15岁的女儿,无法胜任病情告知的任务,所以应该是丈夫。(编注:按照这个剧情中的角色关系,不同家庭会有不同的角色关系呈现。)

__________________
.

↪️(二)权力:高低之分(决策者 Decision maker / 执行者 Executor)

——权力:一个家里面我们怎么决定谁的权力大,有几个因素。一个因素是身体状况。对于癌友来说,如果身体状况还好,她还可以做决定。但是当她逐渐衰弱的时候,就需要其他家人帮她做主。

——癌友和丈夫的意见不同,他们2个人的想法的差别是什么?一个觉得说“我的生命我做主”,另外一个说,“你不要这样傻,在我们的文化里面,你的生命未必都是你做主的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。你不能只顾你自己,你还要看看整个家庭才能做一个决定。”

——所以他们2个人就告诉我们2种思维,一种思维是西方文化的思维,一种思维是东方文化的思维。西方文化的思维注重人权、自主,个人主义;东方文化注重和谐、慈爱,群体主义。

——【椅子】代表【权力】。有些人会把自己的权利让出去,有些人会跟一些人连在一起。

——在家里,你不要以为【关怀者】和【决策者】是同一个人。

——只有那个决策者跟当事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时候,关怀者和决策者也同样会意见不同。这时候【社工】就需要介入,要开家庭会议。

* * *

【执行者】和【决策者】的区别:

——【执行者】是,只要病患在她清醒的时候、健康的时候,或者是她患癌,面对这个事情一直在挣扎的时候,她一点一滴的告诉你她所有的选择。她做完了她所有的选择,一旦她昏迷了之后,【执行者】会按照她的选择做执行,尊重【当事人】的意愿。

——【决策者】是,当【当事人】昏迷了之后,你的生命,我来帮你做选择。可是我的选择,不会伤害任何人,你要相信我。

——所以你要很了解,在【权力】里面,基本上每一个做权力决策者,没有一个选择是想要伤害病人,即便他选择做【急救】。即便他选择不是你价值里面的东西。可是他心里面是要为了这个病人或者是为了大局着想。这要看他是属于比较个人主义还是群体主义。

——尤其你活在马来西亚文化里面,你会发现我们已经像一个Rojak。Rojak 的意思是说,我们有一点福建文化,有一点客家人文化,广东文化,韩国戏都跳进来了,好莱坞、美国的戏都进来,当所有东西都一直来,我们基本上已经分不清了。我们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,包括我们的教育水准。

——当你看懂这些的时候,你在比较知道那个问题在哪里。

__________________

↪️(三)责任:轻重之分(照顾者)

当癌症来到一个家庭的时候,有没有一些什么新的【责任】要去承担?有很多。

——【责任】是很吊诡的东西,因为人性很奇怪,“我对你好,是不是也要你对我好?”如果你对我好,是不是也要我对你好?

——华人是以【责任】来决定爱你多少。尤其是上一代女性是这样想的。因为当初的那些男人很难把爱说出口。他们以为,我帮你做东西就代表我爱你。所以我后来发现,原来【关系】和【责任】是两回事,只是我们东方思想把【关系】和【责任】混合在一起。

——你想做决策者,想决定一切(包括要不要让妻子做急救)。但是人与人之间是没有这么容易的,不是每个人都会迁就你,因为每个人都想做回自己的本色,谁都想做回他自己,都想做决策,都想要有“跟随者Follower”。所以人是没有这么简单的,你今天【看见】了这个事实(妻子坚持她自己不要急救的决定),你的痛苦还是在的,只是你看得比较清楚一点了。

——当双方争【权力】或【责任】时,就需要【沟通】,要了解对方,对方其实没有想要伤害你,他也是为大家好(丈夫选择会让妻子做急救,因为女儿需要妈妈)。

——每个人说出来的东西,都是站在他的角度说出来为了大家好。所以这世界上没有所谓的坏人,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家人过得不好。

——责任有轻重之分

——责任比较重的是女佣和爸爸,但是两个人的责任有分别。爸爸的责任是他自己自愿拿过来的,而女佣的责任是被雇主分配给她的。

——有些女佣会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,是因为压力过重,最容易Burn out能量消耗。

——【照顾者】最容易消耗能量,需要多被关注。

——我曾经在照顾一些癌症病人的时候,看过最贴心最贴心的100分的【照顾者】,一个很有孝心的女儿,当我和医生、护士讲了些什么,她一定会做,而且做到美美。比如护士说要每2个小时去帮妈妈翻动身体,她就在手机上设定每2个小时做一次。可是最容易消化体力的就是她。

——你会发现在家庭里头,只要有一个癌症病友产生了之后,家庭里头最少会有4个角色,关怀者、决策者、执行者、照顾者。这 4 个角色可以是同 1 个人。

——可是如果一个家庭里这 4 个角色都是同 1 个人的话,那个人就很辛苦。

——曾经照顾过一个40岁的脑癌病友,她家里只有一个80岁的妈妈,妈妈有 4 个角色,所以她需要一群义工来帮这个妈妈做很多东西。义工和妈妈未必要在【关系】上很亲,可是可以在【责任】上帮她买菜、扫地等,至少帮她减轻一些辛苦。

——社工可以关心做为【照顾者】的【女佣】,因为她们一直是在照顾别人,但没有人照顾她们。她们因为有付工钱,所以理所当然的被给予很多照顾的责任。有些因为照顾过多家临终病人,所以她们经历过多重【失落】,而这些失落都没有被处理。

如果你看懂以上3个层面,基本上就OK了。

__________________

 

↪️(四)认识/生存:真假之分

这个层面就很复杂了,可能有些人觉得很难理解。但是如果你是癌友,你是癌友的家属,我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。

 

——【生存】其实有真假之分。意思是,有时候,有些事情不能说得太清楚,需要含蓄一些。比如关系的处理,比如病情的告知。

——我曾经陪伴过一个中年的爸爸,那个中年的爸爸骂我。因为当初我还年少无知,一直觉得【急救】不是最好的选择,可是现在我稍微比较老了一点,也比较稍微成熟一点,我觉得那是个人选择。那个人如果想要急救的话,我会为他执行,而不是把他的决定拿走,就让自己变成那个决定者。

后来我再问清楚那个中年的爸爸,为什么他愿意到最后也要死在那个急救室里,吐出他最后一口气?他说,因为他要告诉他的孩子,他的孩子还小,他要用他生命的最后一个行为告诉他的孩子,爸爸没有说要放弃,所以爸爸要做一个勇士。爸爸活到最后一口气都要坚持活着。他其实知道他一定会输。可是他不要输在临终病院里。他就是要输在那个被急救的状况里。

——做为社工,你怎么会跟一个病人说,你的病情会……,然后你会在10分钟去世……。你会说吗?你敢说吗?你忍心说吗?你不会说。所以有【真假之分】。

——我们通常都会说:你好好休息啦,你休息好了之后你会好起来的。你会好起来,你要照顾自己啊。不要想太多。……

——为什么会有真假之分。因为有时候你不可以做得【太真】,太真会让人觉得这个人太直,你会得罪很多人。如果你太真的时候,你会被人家误会,觉得你会比较自私一点。可是做人不可以【太假】喔,太假别人猜不到你。

——为了【生存】,有时候一些【假】是需要的。在某些状况下,不能够这么【真】,因为有时候也需要一点点的【假】。

——如何在日常生活中【平衡】这个【真和假】呢?我觉得这需要经历一些生命的历练,比如说你被人伤过几次后也许知道如何做。有时候也不需要被伤过几次,有些人他真的很善良的,可是有些人他的善良背后是有动机的,我们把他称为【伪善】。你可以学习去看看为什么他这样。当你看清楚之后,你会发现,都是为了【生存】而已。

 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↪️ ↪️ 【家庭雕塑 ~~ 总结整理这4个层面】:关系、权力、责任、生存

 

【关系】有远近之分,远近之分会产生一个关怀者(女儿),这个【关怀者】就像这个病人的一个心灵窗口,让她来陪伴她,扶持她,所以有很多的感动和哀伤在流动。

 

【权力】有高低之分,在那一刹那,如果家里有2个权力都同等高的人,他们有不同想法的时候,他们2个人会在【决策者】和【执行者】那里斗争。可是,这个东西(不同意见)是好的。因为可以再次地确认那个当事人的选择。就像周边有许多人一直会跳进来告诉你(癌友) 他们的想法,他们的想法一定会影响你的决定。但是这时候就要看你有没有自信,说:“这个选择就是我的决定。我为我的决定负责(治疗选择的决定)。” 你(癌友/中心点) 就可以把其他人排回去第3圈,对他们说声谢谢。

 

【责任】有轻重之分,所以有权力的人未必要做很多东西,或者要做很多东西,是有区别的。

 

【关系】和【责任】,我们一直误以为【责任】就是爱,其实【关系】有时候不需要做很多事情,只需要彼此很靠近,心连心,她(关怀者/女儿) 未必需要用很多的责任去做些什么。

 

【责任】有轻重之分的时候就会产生【照顾者】。女儿未必要做照顾者,她做关怀者。

 

【生存】有真假之分,意思是,有的关系看起来很好,但是可能只是做给外人看的,在家里可能是另一个样。

 

——有些人要【权力】,但是却不要负起多一些【责任】,或者把【责任】推给别人,有很多这种人,这跟这个人背后的【原生家庭】有关系,这些人简称就是【二世祖】。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。

 

——有些人关系看起来好像很好,但是后来发现不是这样,发现对方会在背后说自己的坏话。有些人表面好像很冷淡,但是你有事的时候是他第一个出来帮你。也许你以为这世界上每个人都很真诚,但是这个世界不是这样运作的,家庭也不是这样运作。

 

——为什么我会看懂这个【真假之分】,是因为我发现,很多时候是【钱】在作怪,是【权力】在作怪。比如,为了争家产,所以每个人都想靠近她(生病的母亲)。等到她的家产全部分好了之后,那个病人就跟我说,她很后悔这么快就把家产分好,因为现在没有人照顾她了。

 

所以生存有许多真假之分,这是真实世界中的现实。

 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↪️【《把爱带回家》冯以量硕士分享内容精选】

 

1、今天我不是教你怎样拿到那条鱼,而是教你怎样织那个网。我不管他年龄几岁到几岁,不管他的社会地位多低或多高,我让你知道我是怎么看每一个家庭。

2、有很多东西你必须用眼睛看,可是它未必会存在着给你看到,但是它在影响着一个家庭的互动。比如,关系、权力、责任。

3、痛苦是不会减少的,痛苦总会在,可是当你学会看得比较清楚,你就会比较轻松。

4、如果我现在说的内容对你来说是没有道理的或者对你没有效的,你可以拿走。如果你觉得有效的,你就跟着来。

5、全部我可以看懂的东西,都是我的病人跟家属教导我的,我从来没有办法从书里面学到。

6、你不要一直注重我所说的内容,你要注重我怎么【看】这个家庭。

7、只讲到【关系】一层、【权力】一层的时候,还不算复杂,如果继续讲完4个层面,就会更复杂。因为这4个层面我花了20年我才看懂。当我一看懂了之后,我就知道,我去到哪个家庭我都不会怕。为什么不怕,因为你已经知道要怎样看了。

8、当你去到一个家庭,你一下就可以知道哪一位是【关怀者】,你知道你一定要【支持Support】他她,他她是那位病人的【窗口】。

9、凡是关系很亲密的时候,【哀伤】比较容易流动,因为靠近,可以谈心事,可以说故事。凡是关系比较靠近,感动比较容易流动,哀伤比较容易流动。

10、如果关系比较远,当决策不一样的时候,【愤怒】比较容易流动。

11、先不说愤怒一定是负面的,感动一定是正面的,不要这样想。因为意见不一致时,至少有人去确保她的想法是正确的。

12、不要去怪那些跟你不同想法的人,他的出现只不过是确保你的想法是不是你的最后答案。

13、【关系】永远都是2个人的事情。如果一方想要靠近,而另一方不想靠近,那就会是想要靠近一方的【遗憾】。如果双方都想靠近,那就是【社工】的工作。做些什么呢?很简单,凡是【关系很远】的人,只需要做【四道人生】:道谢,道歉,道别,道爱。

14、做为陪伴者,首先要先理清自己要做哪一个角色。一个家庭里不是只需要【关怀者】,如果家里每个人都是关怀者就没饭吃了。一个家里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功能跟角色,不一定是那个做关怀的人最重要,决策者、执行者、照顾者都很重要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记录有点长,因为没有动态画面,也许有些内容不好理解。但当我们在现场看着以量的带领和解说的时候,就可以很清楚的看明白,这是现场的独特之处。

在此深深感恩在现场的每一位学员、前辈和好朋友,感恩以量的用心带领,让大家走过一场非常精彩的体验和学习。

感恩祝福每一位。💕

 

(照片及内容记录自:2019年5月5日冯以量《把爱带回家》和谐理癌课程/陆海燕整理.随手记)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