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古今多少事 尽在兴亡中》: 起落系于领导力 !

公元前330年,亚历山大灭了史上第一个超级帝国──波斯帝国,打出一个取代波斯霸权的新超级帝国。亚历山大帝国如日中天,堪称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版图的统治政权。如果相信「领导力决定一切」的话,亚历山大他的确毫不含糊地翻转了地球最大的板块!

领袖的领导力有多强,他带来的改变,他所翻转的范围就有多大。在种种客观条件的侷限之下,更重要的,还是在于领袖自己,其成就不会超越所能发挥的领导力,除非能够疯狂地飙升个人的领导力;至于未来,则胥视继承人能否持续跟进,在既有基础上扩充得更强大。

历史上,太多的伟大领导人只能成就自己在世的辉煌,丰功伟业过后即轰然倒塌(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)、人亡邦瘁──亚历山大就是这样。

 

公元前330年,亚历山大灭了史上第一个超级帝国──波斯帝国,打出一个取代波斯霸权的新超级帝国。亚历山大帝国如日中天,堪称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版图的统治政权。

公元前323年,亚历山大疟疾病发(也有流感之说)身亡,他的帝国马上陷入全面厮杀的內战,宣告解体。最后分裂成了4个板块(较巩固及有规模者),包括希腊帝国。

亚历山大的帝国跟他个人兴衰存亡的际遇完全紧紧地綑绑在一起。他的帝国没被继承,而是马上自毁。

他被誉为天神宙斯之子,所以似神一般的……16岁就有能力代父王治理朝政及平乱,18岁已刚毅果敢地开始其戎马一生的征途,是天生的征服者。亚历山大20岁就即位,成为一代雄主,是超凡绝伦的统治者,不仅是世界级的奇葩军事家,更是雄才大略、胸有朝阳的卓越政治家。

 帝国终结:没传承的自毁

他33岁离世,就此终结了一个传奇的「亚历山大时代」,也迅速地分崩离析了一个亚历山大帝国,那是没有真正传承的自毁。

很多研究现代市场经济学和企业的人都有同样感慨,历史上的帝国、皇朝,甚至诸侯国的兴亡其实给了当代企业机构太多启示,从开创阶段到日后发展的格局与形态,领导力的确是个决定性的关键。当然,若管理和经营的能力都没有,尽是昏君佞臣之流,那就不配谈领导力了。

初创阶段的开拓者多拥有决不罢休的斗志和霸气,他们敢于拼搏,不拘泥于常规反打破常规,自设规则,不按牌理, 看准了就冲剌。他们坚信微(危)中有机,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,他们迸发出最大的才能和潜智,不断拿出实力来 求大、求强、求远!他们最大的共同点就是深自砥砺,企图心强、具高度责任感、不畏艰难、能承担风险、坚毅不拔。

就在亚历山大帝国溃堤当儿,中国战国七雄之一的楚国毫无争议的,排名为宇宙第一大国,而且,楚国的国都(郢都)也是当时世界第一大城市。

曾经的世界第一大国:楚国

春秋战国中期,楚国昂首屹立于世,其疆土在国力最强盛时,面积达到了100万平方公里以上,人口500多万;楚国拥兵百万之众,储粮可用上十载。

就在亚历山大帝国溃堤当儿,中国战国七雄之一的楚国毫无争议的,排名为宇宙第一大国,而且,楚国的国都(郢都)也是当时世界第一大城市。

楚国在历史之河中大约存在了819年,反而是曾横跨欧亚非的超级帝国──古波斯帝国,寿命远不如它,约220年;接下来,同样地跨亚欧非三洲的亚历山大帝国仅仅拔山盖世、仅仅吒吒风云了13年。

楚国崛起的过程是很值得玩味的──

楚人一向自认源于黄帝的子孙,也就是属于华夏族的一支。根据司马迁所记载,楚人的祖先部落遭受商王朝所驱逐,在商末周初时期从北部南迁到华夏文明的发源地──中原域外,成为「化外之民」(蛮夷),这也是说,楚人的部落被逼迁徙到当时尚处于中原文明人眼中的夷蛮周边地区。

 

儘管如此,周朝灭商,楚人部落首领还起兵参战,把中原之事当作楚人的事,体现出我们还是一家人的情意结,讵料热脸贴在冷屁股,拥有高度优越感的中原权力核心并没把楚当作一回事。

主导中原权力核心的周国原是商朝的属国之一,周武王完成灭商创立周朝伟业,大封宗室功臣,也拉拢外族权贵团伙,并曾先后分封71国;他去世后由周成王继位,也进一步通过拉拢和分封制把周朝基础加以稳定,可楚却连个名份都没有,严格而言,楚地当时只能说是个部落,周王朝中央政权根本就没把楚当作中原成员来看,比起中原各属地诸侯被册封的王爵,楚人领袖最初只得周成王封个「子爵」,像被周王室以一粒花生米来打发野猴子那样;这极度的鄙夷不屑,伤透楚人的心。

齐国国君齐桓公当时是五霸之首,就是他任法家先驱管仲为相,大兴改革、富国强兵。

醒觉是自强的第一步

中国百度的创建人兼CEO李彦宏有句话说得很有意思:任何一个创业者 都不能指望说别人让一块地盘给你,这是不现实的,你必须要争出一 块地盘来。

楚国醒了──醒觉永远是自强的第一步!

被当作野猴子以一粒花生米打发的耻辱让楚人认清了一个事实,必须自强不息,有实力才有地位,有了地位才能有话语权;这些都不可能来自施捨和恩典。他们从在江汉平原以刀耕火种来垦荒和开闢自己的地盘开始,既跟天斗,也必须不断跟南方毗邻的蛮族斗,不剽悍、勇猛、凶狠、蛮横根本就不行,骨头都被被啃。楚人就这样一寸寸争取竞存的空间至公元前741年,这一年,楚武王熊通当家。

奉行铁腕政策,敢作敢为的熊通在位50年内,不断征伐吞并,开始扩大楚地的势力。这是楚武王在展翅上腾的时候,周朝中原王室依然拒绝给楚地一个国号,还顽固傲慢如斯,坚持不提升楚君爵位,等于不承认楚国国君。

楚武王熊通大怒,既然如此,乾脆就脱离关係,自立为王,号称「楚武王」也!楚国这才真正有了名分,这名分是自己挣来的、自立的,开了周朝诸侯称王立国的先河。楚一採取这战略的主动权,相形之下,中原周室统领实力反显得「徒负虚名」,无奈中暴露军事鞭长莫及的弱点,再也难以约束和震慑,这直接影响了王朝根基,也助长楚国强势崛起的气焰。

楚武王镇压长江中下游以南的夷越各族,大力开拓疆域。先后灭亡弦、黄、英、夔等国,并把实力相当的权国也给消灭掉,将权贬为一个县,这是中华史上第一个县。楚国开始令周边国家畏惧了,蔡、郑国君都不得不跟楚武王会谈,向楚臣服;楚国对周朝另一个封国──随国更虎视眈眈,无奈随国拥有铜矿开发、武器精良,而且「生产发达、文化先进、军事实力雄厚」,很是难啃,楚起兵三次,都没法攻克它……纵然如此,不断向其他中原诸侯国侵犯的楚国逐渐跻身「春秋五霸」,这格局已告形成,权国还是不得不成为楚之附庸,反跟中原政权脱离了关係。

这道理很简单,楚国在楚武王领导之下,毗连的周边国家,已经没有条件单独可跟它较量了,不靠拢不行,而中原的所谓正统中央政权周王室渐告式微,儘管名份还在,实际上,却须傍着齐国,反而是中央假诸侯强国之虎威;没有实力,那口气也只好憋着。

后继有人   问鼎中原

后楚武王时代一连由几位国君来承袭他要做强、做大,要称雄称霸意志。这个条件亚历山大没有,连当时原本是春秋首霸的齐桓公也没有,连最终灭了6国,统一天下的秦始皇一样办不到,元朝忽必烈亦然。

后楚武王时代一连由几位国君来承袭他要做强、做大,要称雄称霸意志。这个条件亚历山大没有,连当时原本是春秋首霸的齐桓公也没有,连最终灭了6国,统一天下的秦始皇一样办不到,元朝忽必烈亦然。除了内部权争倾轧、刀光剑影、自掘坟墓之外,最大的失败就是继承人差劲,把他们辛辛苦苦创下的成功毁于一旦,使曾经显赫一时的伟业昙花一现,败就败在庸腐无能的手中,听谗信佞,乱象丛生,一般上,到了这个沦陷时候,已经没有贤臣良将了……

楚武王之子楚文王也是个狠角色,他不只除掉周朝在南部最大的异姓国──申国,并将申变成楚国的一个大县,仗打完,回过头来,连邓国也照伐不误,紧接着,攻打郑国、息国及蔡国,吹响了楚国逐鹿中原的号角。楚文王伐郑的最大原因是,公元前679年,齐、宋、陈、卫、郑五国结盟,推齐为盟主,楚不甘示弱,还以颜色,拿郑国来杀鸡儆猴。

齐国国君齐桓公当时是五霸之首,就是他任法家先驱管仲为相,大兴改革、富国强兵。齐国几次以大佬姿态在自己齐境召集跨国会议,与他国国君会盟,让齐桓公成为被公认的霸主,这都是管仲的主意,一些国家因而先后屈服齐国。楚文王至死(公元前675年)都跟齐互别苗头,剑拔弩张,但谁都不敢向谁先出手……依《楚史》所描述,楚文王这个人「强硬如挟雷带电,诡谲如翻云覆雨」;在他死后的18年,儿子楚成王时期,齐楚曾一度结盟,停止南北军事对峙。楚文王不只为楚国迁都,他还兼并了39个国家,随着楚国的疆土扩大,国力更趋强盛。

楚成王是一位很有志向和成就的接班人,被公认是春秋时期的一代霸主;灭了12个国家,扩地千里,把楚国势力推上另一个台阶;到了这个时段,楚国已经够霸了,已经狼到要争霸中原。

楚成王总是攻打郑国,打到它命悬一线,齐国是中原诸侯联盟的大哥,不出手也保不住首霸的英名,齐桓公跟管仲不得不决定救郑,率领八国联军挺身而出,直杀到楚国北境去,不料楚成王似乎无所畏缩,摆明最好别动手,若真的要打,楚必奉陪。雄赳赳的楚军将士儘管不动手,却也严阵以待。齐桓公也不敢轻举妄动……形成两军相持不下的僵局,而且竟从春天拖到夏天,情况应该像目前的核弹国,互相震慑,不先动手。最后,以齐楚结盟言和收场。表面上没有赢家,可却为楚打了强心剂。

齐桓公以春秋首霸的强势姿态率领八国联军杀抵楚国,居然空手而返,还跟楚结盟,这下子让楚成王的声誉更鹊起,楚国国威更强盛,说明逐鹿中原的时机成熟了。那是公元前657年的事,12年后,在群雄纷争的时代,扮演春秋合纵连横局面之推手角色的齐相管仲离世, 14年后,一匡天下的雄主齐桓公也落得「身死不葬,虫流出户」!此时,人才早已匮乏的齐国一蹶不振,霸势衰矣,楚成王壮志如虹,再也没有人能镇压得了他!

 

人亡邦瘁:一卷春秋史 叹声数千年http://www.yanginspiration.com.my/2311/%E4%BA%BA%E4%BA%A1%E9%82%A6%E7%98%81%EF%BC%9A%E4%B8%80%E5%8D%B7%E6%98%A5%E7%A7%8B%E5%8F%B2-%E5%8F%B9%E5%A3%B0%E6%95%B0%E5%8D%83%E5%B9%B4/

 

2018年2月6日

(图片:网络)

 

 

发表评论